佩佩

其实不是美食博主。

活在自己的箱庭。

生命中出现的很多人,可以把他们比做料理和快餐

我看来,快餐实在算不上料理的内涵

有些人像快餐,可能就是一次性的,根本无法在味蕾上留下痕迹的

有些人则是饱含意义的料理,又有点不同于酒店的美食,他们是那种即便不喜欢,也会使人在冥冥之中感受到那份惺惺相惜意味的


人总是这样,付出一点却希望得到长久回报,可这毕竟不是股票债券什么的

这是相互的

品尝者应用心,料理者也用心。

猫猫的颜值好高啊呜呜呜呜太可爱了

第三个记录。

也不知道具体要记啥了、有啥记啥吧


七月

1.《天黑以后》

2.《我们与恶的距离》

3.《祈祷落幕时》

4.《非自然死亡》

八月

1.《哪吒…》

2.《烈火英雄》

3.《长安十二时辰》

4.《颓废与重生》

5.《全职》

6.《保持沉默》

7.《无主之城》

8.《轮到你了》

【生面】在你的世界力挽狂澜

在你的世界力挽狂澜

·be瞎写

·雨天赏味期【重点

窗外的一道惊雷直直的吓醒了夜尊,吓得他蜷成一团,但碍于身边还有个人,他慢慢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尽量去贴合对方的身体曲线,试图汲取少许热度。

“怎么醒了?再睡会吧。”

夜尊也不知道自己是醒了还是睡着,这声音太远了,有点不太真切,带着水汽,粘腻得很,可是身边的温度足够真切,背上的热度也是,穿透薄薄的衬衣,传递到他破败的身体上,血液因此回温,终于在窄小的血管里重新流动起来,仿佛濒死的鱼遇水,挣扎着,叫嚣着,活着。

 

窗外的狂风暴雨还在持续着,暴躁地掠夺这个苍白的世界,掠夺这个夏天。

 

夜尊又蒙头睡了过去,试图把身边的男人勒索进自己的梦里,然后永远永远睡下去,到下一个,下下一个,下下下一个夏天……直至看见永恒。不过以他这样傲气的脾气,怎么也不会原谅这样懦弱的废物吧,既然不能原谅,那就赶紧醒来吧。

夜尊猛地一睁眼,罗浮生一惊,先是想到自己的日常偷窥被面面知道了,然后才想起为什么他突然醒了过来,是做噩梦了,还是和凌晨一样单纯的睡迷糊了呢,他凑上去偷了个香,并且道了声早安,从被窝里钻出来背对着夜尊换好裤子,可床上的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发脾气,没有回他的话,甚至连翻身的声音都没有,其实,连眼睛也没眨过一下。

罗浮生也隐隐约约在窗外的又一声闷雷中,察觉到夜尊异常的情绪,这种情绪被糟糕的天气覆盖、同化,虽说生长不出张牙舞爪的力道来,对于罗浮生来说,更像是破土而出的焦虑遍布心脏,他隐隐不安着。直至他转过身,夜尊眼中停顿的时间才算是接上正轨,一秒一秒流动起来,他带着令人心碎的力道缓慢眨了一次眼,然后是平缓如呼吸的第二下,全然失去蝴蝶般灵动的双睫,迟钝得如同80岁的老人。

罗浮生在某一个瞬间回忆起这样的眼神,但又荒诞的认为这个瞬间不属于自己,他把自己的身体覆上去,希望自己的吻能如同魔咒般唤醒夜尊,于是他笨拙而小心地吻在小小羽毛上,微量的热度在冰窖里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是给人希望却熄灭它这样残忍的做法,夜尊却默许了。

夜尊翻了个身,看到墙上的钟表正显示着5:30,罗浮生本该出门的时间,现在耗着,对方连上衣都还没套上,像只大型猫科动物匍匐在自己身上,也不想让对方担忧。

“我不喜欢那条裤子,可以换掉吗?”

对方奇怪于这样的回复,不过还是顺遂他的意愿,换了一条裤子,甚至把本来打算穿的上衣都换了,又给人理了被窝,让他尽量舒心点,允诺今天中午就会回来。

夜尊似乎困得厉害,上下眼皮打架,就在罗浮生的面前睡着了。

 

他再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天黑得想吃人。

看起来今天的天气是不会好了,阻碍视线的暴雨几乎没有停下过摧残墙体行为,想把水滴石川演绎出另一个滋味来,这也能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夜尊漫无边际地想着,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罗浮生中午前就会回来,他自己这么说,应该就没有迟回的理由了,他呆愣地坐在餐桌前,表情严肃如同最后的晚餐,面前的餐盘上载了面包片和果酱,刀尖堪堪在瓷盘的边缘划过一圈,却没有对盘中的食物提起任何食欲,红色的草莓果酱仿佛腐烂的心脏,又像是来自地狱的熔浆,焦灼地腐蚀面包片,他想到,原来面包片幸福的时间也就是片刻,刚刚从烤箱出来散发着香气和温暖的时刻,往往来不及温存,就被人吞咽入喉,而更坏的事也不是没有,就像现在,在果酱的侵袭下等待着审判的结果。夜尊没有胃口,他真的真的太讨厌这个腐烂的颜色,它和罗浮生早上穿着的那条棕色裤子一样触到他的霉头,真是糟糕透了。

夜尊下意识想要改变一些什么,比如让这天气更加和颜悦色一点,或是把草莓酱换成蓝莓酱这样子的细枝末节的事情。

罗浮生,罗浮生,罗浮生。这三个字是一条载着夜尊度过漫漫长夜的船,在日暮西山的时候,人家里窜起灯光的时刻,他找不到方向,罗浮生却找到他,带他去往更深的梦境,他想,因为罗浮生吻过他,在他身上留下了气味与记号,这样让人手足无措的温柔让血液充分供给了那颗红心,温暖也制造出一个不灭的幻象,让他一直念念不忘。

这个一直到底还有多久呢,是一辈子,一年,还是一月、一天?

时间是残酷的马车,他不留情面的碾过回忆向前奔去,无时无刻不否定往昔的存在,只有地上的辙痕能表明他曾存在过,但也在另一方面说明,回忆这东西的脆弱,于是我们的脚下就成了废墟,沿途也看不到风景,在麻木中驶向黑暗的深渊。

夜尊一度以为自己不一样,虽然在黑暗里过了大半辈子,但是他有罗浮生,他就在自己身边,他不是废墟,而是活生生一个存在的生命,他是回忆,而人,是可以靠着回忆活下去的。

罗浮生回来之前,他拼命想了许多过去的事情,像是想这样填补他空旷的一辈子。

 

枪声和罗浮生的咒骂声几乎在同一时刻传入他的耳朵,夜尊今日本就有些神经兮兮的神经被挑起,心脏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着急忙慌地去开门,却不料被门外裹了一身寒风的罗浮生猛地拥进烟草味的怀里,在地上滚了几圈。夜尊紧紧抓着罗浮生两侧的衣服,眼睛被狂风吹得睁不开,难受极了。

“罗浮生!你没事吧……”夜尊眼眶有点发红,看到罗浮生安然无恙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罗浮生的脸上沾了血迹,是别人的,鬼使神差的,夜尊改手环住罗浮生的脖子,不适宜地和他交换了一个吻,惊得罗浮生的枪差点走火。

“哎呦喂祖宗!甜头可不是这么给的!”罗浮生痞痞的笑了起来,一手护住夜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利落地解决门外的两个家伙,拉着夜尊往楼上跑。枪的硝烟味有点重,家瞬间沾染上战场的气味。

他们躲进二楼的杂物间,夜尊没怎么在卧室和书房外的地方活动过,他看着罗浮生把枪装好弹,在后腰塞了两把手|枪,骂道:“真是倒霉透了,谁能想到回家还遭埋伏啊,不过对方人数不多,应该……面面?”

夜尊还是那副呆滞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早上起床的后遗症,“面面……是不是生病了?”罗浮生揉着夜尊的头发,担忧地问道,“再过一会,支援到了,就可以吃午饭了。”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放松下。

罗浮生,罗浮生。再过一会儿,这个令夜尊爱得几近失去理智的男人,就要消失了,他清楚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想要自欺欺人地救他。

“我没事,”夜尊抓了一把枪握在手里,像模像样地上膛。他不怕死,也不会死。

罗浮生看着夜尊,那一眼好像真有那么一眼万年的滋味,潮湿脏乱的杂物间,空气里飘着的是霉菌和尘埃,又闷又臭。他们在黑暗里对视,在死亡面前约会,在狂风暴雨里宣誓主权,他们本来都是这样的人,活得张扬肆意,只不过,他们都退却了。

楼下又传来几声枪响,过了一会罗浮生便听到罗诚的叨叨声。

“哈,来的够快啊!”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这种混乱对于他们只是家常便饭,可夜尊的手里还是拿着那把枪。

“宝贝?”夜尊今天声真的很奇怪,罗浮生拉过夜尊的手捧在手心,用指尖去勾划夜尊掌心淡淡的纹路,无视楼下的响动,牵着他走回卧室。

变故来的太快了。

【砰——】

罗浮生。他们才刚关上门,子弹击碎玻璃直冲着他们,穿透罗浮生心脏的子弹紧接着穿透夜尊的胸膛,他们的血液融为一体,夜尊还没有向罗浮生告别,夜尊的双手黏糊糊的,他环着罗浮生的背,把脸颊埋进对方温热的颈窝,这有什么用呢。

罗浮生死了。

他的悲伤不再能用哭声掩盖,而是一大片一大片污浊声云,和薄冰似的剑雨,和着他亲吻过的空气和雨水,铺天盖地地袭来。

他第一次奔跑在时间的高塔,就有无数次继续向前的机会,可是他没有。他的脚步永远只会停在罗浮生离开的那个时间,哪怕塔尖一直向上,他做的也只是一次次让齿轮逆转,可即使是逆转了时间,仍旧是无法扭转某个人的命运。

“罗浮生啊……”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准备迎接下一场暴风雨。

————————————————————————————————————————————————

沙雕复健,无剧情意识流无脑文笔,写不下去破烂收尾

一直没下雨就一直卡(祈祷下雨

魔法少年面,不同的是一个是回到过去一个是循环往复这样的(不过感觉阳炎也是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