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佩

诗 一般 想念 你

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我的室友都那么糟心

我不过是昨天去上海吃了饭

她就一直说我昨天吃那么好

我吃的好不好关你屁事????

我花自己的钱还要看你脸色???今天我去漫展爱怎么买怎么买又关你什么事???

三番两次提有意思吗?我都说过不喜欢老是提这个事情了,为什么总要提是不是作?

我就反问一下:你为什么总要提这个事情

她就说我口气不好?

我他妈口气还没开始不好瞎狗:)

是我不懂了我一个人提那么重行李箱活该就活该还是我杭州室友听到我可能提不动才马上跑下来和我一起扛的:)

感谢今天帮助过我的所有人🙏在检查行李的时候差点拉下包包,一个从cp上出来的小哥哥帮我捡了包还给我真的很及时了


然后上车台的时候因为没有自动扶梯,一个伯伯帮我提了一整程,到车上又有小哥哥帮我放了行李


出站台的时候看我行李太多一个婆婆给我按了电梯


地铁站上也有人帮忙提了行李


出地铁站的时候有民警叔叔帮忙


杭州室友帮忙提的行李箱

❤️大家

飞行

航行

旅行



超喜欢的一个主题

和小姐姐在上海的午餐~

开心哟

【生面】枉长生

这里佩佩或者伊凛随便叫 

懒癌晚期患者实在是抱歉qaqqq【可以找个孩子催文】

第一次爱情小短文emmmm

重度ooc请注意

私设是有的

将军生x戏痴面【有点呆呆的】

——————————————————————————————————

2

关于沈夜,罗浮生了解的不多,这个在沈家不受宠的次子,仿佛生来就是他哥哥的陪衬。


两人的容貌几乎是一模一样,气质却是截然不同。沈巍稳重,少年老成,但不显山露水,能文能武,德才兼备,是皇上的得力助手。而沈夜似乎是从小就体弱多病,就连生下来的时候也比他哥哥小了整整一圈,是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活不长,因此一直不被沈家看好,做什么也都任由他去,后来也不知为何疯了,之后就一直是一副傻傻的样子,仿佛就单保留了他年少的单纯,活像罗浮生养的一只小白兔,开心了就蹭蹭你,饿了就要吃东西,想睡觉了就要窝在你的怀里,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沈夜阖着眼窝在罗浮生怀里,睡意浓浓,倒是一眼就让罗浮生看出来了。


“抱你到床上睡,好不好?”罗浮生看对方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沈夜就是有一种能力,能让罗浮生对他死心塌地地对他好,即使对方从某一角度来说,也只是一个疯子或傻子,而且还很不受人待见。


内室里空荡荡的,一床破被子,上面还杂乱的盖了几件衣服,想必是很冷的,今日罗浮生刚给沈夜带的狐裘大衣另这团子很满意,冻得久了,他尽量把手和脚都放到大衣里暖着,脸则埋在罗浮生温暖的颈间,就连罗浮生想把他放到床上的时候,他也不舍得离开这个人形暖炉,定要罗浮生陪着。


罗浮生亲呢的拿脸蹭着沈夜的脸,兴许是常年驰骋沙场的缘故,他健康的麦色皮肤比较粗糙,而沈夜就不一样了,他生于江南,又是常年足不出户,脸上几乎连伤口都没有,又白又嫩,细腻得像个温软的女子。


他身体前倾把沈夜放到床塌上,同他讲自己不走,那人才垂下眼睑,缩在床塌的一角,小小的一只。


罗浮生先是将春凳上的零碎玩意收拾了一番,又去翻翻那人的衣服,真的是没什么厚衣物了,再回到床边伸手去搂他,他感觉那小面团子眼睛都要亮起来了,向他挪过来,直到结结实实搂着他,他才终于有点实感:沈夜会有他疼着,那就不关别人什么事了。


他的思绪忽然又飘到第一次看见这团子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什么辅国大将军,初春刚来到京城,恰逢事克,他还没有那么忙碌。可罗浮生哪像是闲得住的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戏迷,早前就听闻顺县有个不错的戏院,寻思着来这后一定要去听听,于是闲下来后,独自一人去了这孤馆。孤馆地偏,可初春天好,他来了兴致,偏偏牵着马去了孤馆,可直到真正到孤馆前,才发现这戏院早已落幕,院内的花开的随意,可门……却半掩着。


他寻思着就当作自己是来了次远足,慢慢悠悠牵着马进去,将马拴在外头的柱子上,自己在一边溜达着,听到一些零碎的声响,他又想到一开始那半掩着的门,突然很想一探究竟。


在这方面,他颇为礼貌,万一里头遇见了一个老妇什么的,于是进门前他轻轻扣门,不出意外听到桌椅被牵扯的声音,急匆匆的。


“抱歉,”他对门内喊道,随后补上一句,“我能进来吗?”


门内顿时没了动静,他心生疑惑,最终还是推开了门。


这一推不要紧,倒是吓坏了躲在屋子里的人,对方竟直接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扰人心。


屋内的桌椅摆放证实了这是个戏院,可以说是一个较为上等的戏院,可此时他完全没有心思去看这些,他只想赶快找到那个被他吓到的人,好好道个歉完事。诺大的戏院如今空空的,凄凉又冷寂,外面温暖的春光与室内似乎没有任何关系,杂乱的桌椅,吱呀作响的地板,浮在空气里的点点尘埃,一切都令人不那么舒服。


而在这样的环境里,那个白白的身影就变得突出,一眼望去就会看到一个小哭包缩成一团,背对着他。


他放轻脚步,生怕自己吓着对方,说来好笑,四大将军之一的罗浮生此刻的形象若是让人看去了,还不得成一个笑话。不过他本人倒是没觉得,他凑到那个小哭包身边,对方冷不防被他吓了一跳,跌坐在旁。


在昏暗的环境下,他不得不眯起眼睛才看清团子的脸。用粉雕玉琢或许不合适,面如傅粉倒是还好些,有种阴柔的美,或许是才哭过的原因,眼睛有点水汪汪的,见了罗浮生后,里面的水光更甚。罗浮生的心底突然升起罪恶感来,又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团子的身型过于瘦小了,第一眼还以为是个孩子,看到他的发髻,才惊觉对方年龄也同自己这般大。


他不太会安慰人,从前为数不多的晚伴也净是如今的将军,女性朋友倒是几乎没有,义夫的长女算是一个,性格却偏偏不是弱柳扶风型的,豪迈得很,不怎么需要安慰,打趣她倒是多。


他一时间犯了愁,看到那团子往后缩,他想着再怎么养也得先把人从地上扶起来,伸手把对方藏在袖子里的手抓出来,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对方被他吓了一跳,挣扎起来,人又有向后倒去的趋势,好在罗浮生一手稳稳拉住了对方,另一只手托住他的腰,面团子竟朝着反方向栽进他的怀抱。

-——————————————————————————————————

写的东西啰里八嗦到头来还是什么都解释不清真的是……

把面面写得过于懦弱都是我私设的错:-(


想要做一个有趣的摄影刊这种(可私也可出版那种

希望能有小哥哥小姐姐找我玩呀ovo


qq2890778640

【生面】枉归尘

这里伊凛or佩佩随意叫

第一次写爱情小短文请见谅ovo【渣渣文手不敢喘气

ooc严重请注意,并且有私设

将军生x戏痴面【形容不准确,面面呆呆的是有原因的

如果可以的话就看下去吧

——————————————————————————————————

他多想让那个人也见见塞外的白雪,他那么喜欢白色,应该更会喜欢这雪景,只可惜,在江南可看不见。

没有你,何来长生?

 

1.

这天可是越来越冷了,到处一副肃杀的景象,路上的行人皆是步履匆匆,哪有人愿意在这冷风中吹个半天,恨不得一秒都不出来。


明明是江南,竟也冷的如此透彻,丝毫不逊色北方

罗浮生一手按住自己的帽子,另一只手则紧紧护住怀里的东西,顺县的城西较之城区较为偏远,人也稀少。大冷天的他没有骑马来,倒并不是因为路况太差,而是因为担心过于显眼。


顺县虽然是个小县城,单好歹也是皇城根下的县城,称不上富裕但也绝不贫困,更有不少大户人家坐落于此。若是让人瞧见,京城的罗将军来这偏僻的城西,可不准叫人乱说了去。


顺县的城西传闻颇多,孤馆的故事尤其之多,最为出胜的恐怕就是妖语惑人心的说法了吧。


罗浮生听说这传言后也只是轻笑,呵,哪来那么多妖言妖语,只不过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团子罢了。


他加紧了步伐,所以在走到孤馆前时,额前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孤馆周边的一草一木皆是孤寂,青石板缝里也钻出杂草,更别提无人打理的孤馆了。


推开门,室内昏暗无光,飘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凉意相较室外丝毫不减。


罗浮生心中一惊,急匆匆地跑上楼,老楼透风,楼上也是这般寒冷,竟连个暖手的炉子都没有。


他有点烦躁,突然听见内室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他的目光越过空无一人的上等座,看到那只白团子趴在内室的门边往外张望,看到是罗浮生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生哥,”那白团子用那可爱的奶音唤了他,着全白的衣裳,从桌椅的间隙间穿过,衣袍是时不时勾到桌椅,罗浮生怕给人摔着了,三步并两步在对方过来就把人搂进了怀里,防止对方磕了碰了。


这一上手,罗浮生的温度便通过对方单薄的衣衫传到团子的身上,白白的一团立刻缩进罗浮生的怀里,手脚并用地往上攀,老老实实取暖。


他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怎么穿那么少,都不冷吗”,他略微责怪道,将带过来的狐裘披在他的身上,腾出一只手抚着他的背,狐裘里裹了热乎乎的点心,被他一路裹着来,此刻还留有余温,白团子舒服了,又把手从罗浮生身上抽开,往桌子上的点心伸去。


罗浮生把头凑近对方颈肩,用鼻尖蹭到对方微凉的脖子,虽然用厚厚的狐裘裹着他,但仍能感受到衣服里那副瘦小的身躯,对方不老实地伸手去取桌上的点心,点心碎掉了一地,他把埋在颈间的头挪开,略带宠溺的看着他,又揉了揉团子的头,明知对方可能不会回应但仍是问道:“面面有想我吗?”


面面,团子的乳名,倒也是人如其名了。


面面顿了一瞬,抬头看他,嘴边还粘了碎屑,一副呆萌的样子着实叫人心头发痒。


对方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咧着嘴笑得开心,捧着糕点把脑袋埋在罗浮生的胸前。


我在期待什么啊……


他把那种失落掩于眼底,手仍是抚摸着面面的背部,看着怀里的人吃完一个小糕点,满足地向上蹭蹭罗浮生的下巴,罗浮生也忙低下头抵在那人的头顶。


仿佛是只属于两人的小秘密一般。


他已经习惯了,每周总有那么一两天从京城赶到顺县来,把马拴在别处,自己徒步来这孤馆。


只为了能见这面团子几面。


面团子姓沈,大名沈夜,是现今右丞相沈巍的孪生弟弟,这是罗浮生第一眼看见沈夜就明白的。


兄弟两长得一模一样,同是丞相府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兄长沈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亲弟弟呢,独自一人住在这破落的孤馆里,身边也没个人照顾着,每天定点来送吃的倒是有,这么冷的天竟连个暖炉子都没有,要不是碍于沈巍这个右丞相还有那个姓赵的左丞相,罗浮生早就想把人接到自己的府上了,他可舍不得这白面团子在这里挨冷受冻的,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疼。


罗浮生就这么抱着沈夜在空荡荡的孤馆坐着,这个位置本是看戏的绝佳坐席,能更清楚地看见戏台子,也不拥挤,还安排了小桌,要是往常,罗浮生这戏迷肯定对此赞不绝口,可如今,他一点心情都没有,看着沈夜一人在这受苦受冻的,哪还顾得了别的。


———————————————————————————————————————

电脑排版很随意

更新随缘,字数不多

欢迎大家找我玩鸭